本文摘要:吕不韦是濮阳人,濮阳是战国时代卫国的大城市,所以位于现在的河南省濮阳市南。

吕不韦是濮阳人,濮阳是战国时代卫国的大城市,所以位于现在的河南省濮阳市南。因此,就国籍而言,吕不韦应该是卫国人。卫国多次有高峰的历史,到吕不韦时已经衰退的只有濮阳孤城,政治腐败,前景黯淡。国内决定,吕不韦是探亲寻求发展的道路。

因为家业的关系,他每年自由选择的事业是生意,专门从事国际贸易。吕不韦离开卫国后,在韩国的旧都阳翟(今河南禹县)顺利成为天下数一二的豪商,被称为阳翟大贾,现在以阳翟为总部的商界鳄鱼。阳翟大嘉时代的吕不韦,约30岁,家累女儿,富敌国,交易商在各国之间,廉价买卖,事业蒸蒸日上,前途光明。

大约在公元前262年,也就是秦昭王四五年的这一年,吕不韦为了做生意回到邯郸,无意间结识了子异。子异的生活状况很快引起了他的兴趣。史书记载了吕不韦第一次看到子异时的感叹。这种感叹只有一句话,已经成为中文成语的奇物。

奇怪的商品,贵重的商品少的可以居住,可以进口商黑市。奇货可居,是现在投资购买不足的商品,将来以高价出售。

吕不韦永远是国际级的大商人,他把子异当投资对象看,聪明地发现子异当商品的价值。吕不韦是老计划深入计算的投资者,他承认目标后,行动非常谨慎。邯郸实际上是子异时,他声音不好,只是在心里审查。

回到阳翟,他再次实施调查,收集各种信息,仔细研究,多次核实后,制定大胆的投资计划,要求将自己的资产全部投资于子异的贬值空间。事关重大,他真的要和爸爸商量。吕不韦专程从阳翟回濮阳老家,制定的计划征求父亲的意见。在《战国策秦策》中,留给了吕不韦和父亲对话的片段。

这个对话的原文是这样的。吕不韦问父亲投资农业,耕种入账,能获得多少倍的利益父亲问:是十倍。吕不韦又问:投资商业,交易珠宝,能获得多少倍的利润?父亲问:百倍。吕不韦经营政治,迎接国君,问能获得多少倍的利益吕不韦这个问题是他喜欢子异的价值,也是回答奇物居住的关键。

在吕不韦眼中,子异的商品价值,不是一般的商品价值,而是政治权力这类商品的价值。吕不韦必须从经营转向经营政治,他从交易商品转向交易权,他投资子异,迎接子异成为秦国之王。对于某个商人来说,这是破天荒的投资计划。

当然,吕不韦的这个投资计划并没有破坏商人的阴险。正如他的话所说,他这样做的基本动机依然在于利润。

但是,这个投资计划对于普通人来说远远超过了商业的通常,利润是多少呢他不允许,他担心,他想从父亲的嘴里得到中肯的估计。吕不韦的父亲是怎么问这个问题的?只有两个字:无数。

这无数是什么意思?迄今为止,专家学者们的解读是这样的。沿着以前的农业利润的10倍,商业利润的100倍上升,减少到1000倍的1万倍,还不能计量。

这是无限悲观的利润期待。但是,无数人还可以有另一种阅读方法,即将数量作为动词阅读为计数,解读为无法计算,难以预测。这样读书,吕不韦父亲问的无数是对高风险投资的慎重评价。

那么,这两个说明究竟哪个更符合吕不韦父子当时面临的投资环境和决策心境呢?接下来,我们将一起进行新的审议,而不是合理的识别。从今后的事情来看,吕不韦投资子异,不仅投入了所有的财产,还投入了自己的身心。这件事,对吕不韦来说,不仅是执着利益的商业投资,也是从商界到政界的事业变革,对吕不韦的人生来说,是执着新生命价值的冒险。

吕不韦是这样的根本问题,专门回家和父亲商量,可以看出他对父亲的敬爱和赞同,同时也可以看出他在根本问题上尊重父亲的意见吕不韦父子之间的爱情深厚,心灵的关系也很明显。俗话说,知子不像父亲。吕不韦的父亲知道儿子的能力志向,告诉儿子不是意味着符合商业顺利,而是要执着更广阔的世界。

根据他对儿子的理解,他告诉儿子他不是一个专门从事卤素工作的人。他已经深思熟虑了新的投资计划,并取得了成功和决定。儿子的到来,与其说是印刷,不如说是寻求解读和安心。

得到父亲的解释,吕不韦心中最后的忧虑一化了。他告诉父亲,回到阳翟,开始行动。以上,我们一起审查了吕不韦投资子异的过程,通过这次审查,吕不韦为子异破家,也就是说,投资子异的动机应该是正确的。本质上,吕不韦是一个执着于利益的商人。

对吕不韦来说,最低利润是帮助子异登上王位。然后,从成为秦王的子异给予自己仅次于的报酬。吕不韦的这种不道德动机,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说,他不是执着选择,而是致力于拉票。

本文关键词:亚博网页版,亚博登陆

本文来源:亚博网页版-www.dumiaonet.com

Author